搜狗
當前位置:首頁 > 南陽歷史 >

民國“宛西自治”善終副司令陳重華回憶別廷芳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時間:2018-06-14 17:24  來源:網絡   作者:中原子曰   閱讀:
 

民國“宛西自治”善終副司令陳重華回憶別廷芳

民國初年,宛西地區盜匪猖獗,據1926年的統計,僅河南省南陽鎮平縣內,土匪的數量就達到一萬多人。土匪的活動方式,由過去的夜聚明散、暗偷明搶、勒索富豪,發展到了明火執仗、貧富不分,甚至攻城掠寨。民無安寧之日。社會混亂,廣大人民不堪其苦。另一方面,軍閥混戰,頻繁更換駐軍,或收編土匪擴充實力,或勾結土匪而分其利,或以“剿匪”為名抄家抄村,造成了河南民國史上兵匪不分的現象。很多土匪也把“拉竿做匪”當做升官的途徑。拉的土匪越多,官府收編你的時候給的官職就越大,地方政權特別是貪官,變成了助紂為虐的工具,已經無力履行對社會起碼的功能和職責。1930年編修的《內鄉縣志》載“從古亂局,未有如此之甚者”,普通民眾對現狀極端地不滿,那么對軍隊和地方政權徹底失望。

在這種背景下,宛西各縣的地方精英包括內鄉(含今西峽縣)的別廷芳、鄧縣的寧洗古、淅川的陳重華與鎮平的彭禹廷,這些“內為良心所驅迫,外受民眾之請求”,挺身而出,憑借民間自發的武裝從應付土匪開始撥亂求治。1930年9月27日,他們齊集內鄉縣楊集舉行會議,成立自治指導委員會,制定了“十條公約”和“五不法則”,明確了自治初級階段和高級階段的目標,以及“三自”方針。

 

民國“宛西自治”善終副司令陳重華回憶別廷芳

宛西四縣聯防發起人之一,淅川縣民團司令陳重華,1979年6月25日在臺北接見外國學者時,對此事作了詳述:

宛西四縣未聯防前,地方既受匪害又遭官軍騷擾。民國十六年后,各路官軍你來我往,在那個有槍就是王的時代,駐軍可隨意委任地方官員。這年內鄉縣半年時間六易縣長,鬧的地方不得安生,白日怕官軍,夜間怕土匪。在這種情況下,只有聯防,大家聯成一片,過路官軍就不敢輕易騷擾,土匪來了還可合力共剿。

1929 年秋,鎮平縣自治學者彭禹廷先生,到百泉村治學院任院長。聘請一批著名的村治派學者任教,學生達數百人。次年,內戰又起,宛西一帶匪亂尤烈。彭受地方人士力請歸里,8月辭去院長職務,9月14日只身返回鎮平,意欲四縣聯防。他知道我同別廷芳是朋友,先寫信于我征求意見。信中曰: “目前中原戰事又起,匪患遍地,動則千萬,決非一縣之力所能清剿,官府既不保民,軍隊多不剿匪,弟有意與兄和香齋聯合,使宛西四縣聯防,有匪合剿,以保宛西之安寧,兄如贊同請速與香齋商議。” 別廷芳亦表示贊同。鑒于鎮平縣長反對自治,我們建議會議在內鄉召開為宜,遂集會楊集,共商大計。

淅川人陳重華開封師院畢業,在匪盜橫行時,受鄉紳楊樹芳等人之邀,公推為縣民團團總,率眾剿匪保境救黎民于水火。1923年他與內鄉別廷芳因聯合剿匪而一見如故。1949年7月,政權即將更迭,陳重華一個地方的土司令,竟然憑著讀書人的敏感,離開淅川到了漢口,從漢口坐飛機到了廣州,最后坐飛機朝東到了臺灣。他帶走了不少金條,在臺灣日子過得還算是富足。1982年去世,活了92歲。1982年過春節,陳重華感到自己生命到了盡頭,對自己的兒子說:“咱們老家有個西峽口,西峽口有個別廷芳,1933年彭禹廷死了,別廷芳說我的命大,朝東還有幾十年的壽命。別廷芳讀書不多,我的命卻讓他算中了。他是司令,活了58歲,得病而死,算是善終。寧洗古是副司令,活了24歲。彭禹廷也是副司令,活了41歲。都是被暗殺的,不能算善終。三個副司令里,我排在最后一個,我也死在最后一個,也算是善終。別司令說,都是命啊,一輩子都在自己命的圈子里折騰來折騰去,最后還死在命的圈子里。我命的圈子有個豁口,今年就圓了,我今年就要死了。”1982年9月,陳重華在臺北家中去世。最后幾分鐘,他看見別廷芳拿著一個毛筆,把一個圈子的豁口涂抹的很圓很圓。然后,吐出最后一口氣,死了。

此文章為中原子曰(入駐一點號的媒體名稱)原創,特此聲明!

(責任編輯:admin)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薦內容
拉美西斯财富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