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狗
當前位置:首頁 > 南陽歷史 >

專家揭秘抗戰史:南陽會戰系最后一役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時間:2017-12-15 23:02  來源:大公網   作者:未知   閱讀:
專家揭秘抗戰史:南陽會戰系最后一役

  以往許多史料均把湖南芷江會戰作為抗戰最后一役。但河南省地方史志協會副會長秦俊接受大公報專訪時指出,南陽會戰才是抗戰結束前中日雙方最后一次會戰。直到日本1945年8月15日宣布無條件投降之后又過了4天,日軍才于19日放下武器并于20日投降。南陽會戰是中國八年抗戰中歷時最長的一次戰役,也是“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后期最有影響的一次戰役”。

  河南省地方史志協會副會長、南陽市地方史志辦公室主任秦俊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。他指出,1945年8月15日,日軍宣布無條件投降后,個別地區仍在戰斗,譬如湖南芷江和河南南陽地區的西峽。

  8月15日之前,日軍被中國軍隊和地方民團分割包圍在西坪至西峽口一帶,因通訊中斷,故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后,盤踞在馬鞍橋附近的日軍并不知道,他們依然于每晚十點,向中國軍隊陣地射擊半個鐘頭,中國軍隊亦回射半個鐘頭。直到19日上午,在宛西民團司令劉顧三的敦促下,日軍才向沒有接到投降命令的官兵作了傳達,正式放下武器。20日下午6點,向中國軍隊投降,在西峽口舉行了投降儀式。

  斃傷日軍1.5萬人

  秦俊指出,南陽會戰始于1945年3月21日,終于8月19日。在這場會戰中,中國投入兵力14.8萬人,日本投入7萬余人。“在歷時五個月的戰斗中,雙方投入兵力之多,戰況之激烈,是抗日戰爭史上少有的。”

  南陽會戰的主戰場在內鄉縣和淅川縣,重點是內鄉縣之西峽口。在西峽口戰役中,有四次大戰─重陽店、豆腐店、大橫嶺、馬頭寨(缽卷山),中國軍隊打得非常英勇,非常頑強,戰果也很輝煌。據臺灣1978年出版的《八年抗戰經過概要》載,四次大戰斃傷日軍達15000人。

  以4月1日至7日的重陽店之戰為例,激戰七日夜,殲滅日軍110師團官兵包括139聯隊聯隊長下枝龍男在內的共4000余人。此數字被日軍防衛廳戰史室編輯的《日軍在華作戰紀要》一書收錄。

  誓把南陽變“斯大林格勒”

  秦俊介紹,1945年3月21日,日軍糾集第110、115師團,騎兵第四旅團,戰車第三師團及吉武支隊,約七萬余人自河南魯山、駐馬店、葉縣分四路向南陽發起攻擊。在突破中國軍隊防線后,先后侵占南召、方城縣城和賒旗鎮(今社旗縣城)、石橋鎮等地。于25日,對南陽城形成四面包圍。

  日軍在進攻過程中,發現中國部隊只留下一部分兵力固守南陽城,大部隊一直向南陽城以南、以西撤退。于是,日軍留下吉武支隊、戰車第三師團獨立步兵之第388大隊和部分炮兵戰車、115師團一個大隊圍困南陽城,日軍主力則向南陽地區之鎮平、內鄉、西峽口及鄧縣(今鄧州市)、淅川進攻。<

  南陽城外的日軍,自3月25日開始,在飛機、坦克的掩護下,對南陽城發起進攻。此時,中國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部的重兵已退居宛西及秦嶺一帶,只有第143師黃樵松部堅守南陽城,以屏障老河口防線。黃樵松誓把南陽城變成中國的“斯大林格勒”,與日軍血戰到底。為堅定官兵的斗志,他令副官購置棺材一口,上書“黃樵松之靈樞”,置于師部工事里,以示與日軍死戰的決心。

  當時,日軍7萬余人壓境,而第143師僅3000余人,孤軍守城,眾寡懸殊。3月29日,日軍開始猛烈攻城。黃樵松沉著指揮部隊頑強據守。當玄妙觀的戰斗進行到最慘烈時,他親自前往督戰。行進途中,身邊警衛人員中彈身亡,黃樵松毅然只身趕到前沿陣地,指揮打退日軍進攻。

  30日拂曉,日軍對南陽城全面猛攻,朝山街外據點的中國守軍,被5輛坦克圍著掃射。排長李德明所帶領的兩個班士兵大部分殉國。班長葛子明被俘,日軍向他連戳數刀,并押至朝山街踏雷,壯烈犧牲。黃樵松得知后,異常憤慨,親往朝山街督戰,在團長劉云生的英勇率領下,一連打退敵人4次進攻。反擊中,僅在馬武冢等3個陣地上就殲敵上千。30日下午,黃樵松接到撤退令。31日拂曉,第143師突出重圍,到達唐河縣桐河鎮。同時,3月30日,日軍對西峽口發動攻擊。守城的中國軍隊機槍連僅剩十馀人,連長孫欽鶴臂上三處負傷,血流不止,仍率領士兵端著兩挺輕機槍向敵人掃射。日軍喊話勸其投降。此時孫欽鶴身邊只剩下三四人。他慨言:“為了給死難的弟兄報仇,我要流盡最后一滴血。”敵人距離一丈多遠時,孫欽鶴猛然抬手用手槍射擊,子彈打完后把槍一摔,拿起另一支槍對準自己腦門扣動了扳機,壯烈殉國。

  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也積極投身全民族抗戰。1945年4月,31名日軍押送武器彈藥到達南陽縣玉皇廟。宛南抗日游擊隊隊長許子和率隊員分3路包抄敵人,奮戰4小時,全殲包括指揮官川口左在內全部日軍,繳獲機槍4挺,步槍23枝,彈藥輜重兩牛車。許子和卻因傷勢過重而犧牲。 保衛大后方安全

  秦俊指出,南陽會戰的重要作用和歷史意義包括四方面。第一,重創日軍,殲敵15000多人。還打亂了日軍的作戰計劃。日軍原打算在此次作戰之后,將第110師團、戰車第3師團調往上海對美作戰,結果這些部隊深陷泥沼,自顧不暇,最后也未能從南陽抽身。

  第二,保衛了大后方的安全和人心穩定。如果不是中國軍民在南陽頑強阻擊日軍,給其以重擊,日軍占領西坪后,極有可能沿豫陜公路繼續西進,威脅西安、漢中,甚至重慶。果真那樣,中國抗戰歷史恐怕要重寫。

  第三,在軍事史上具有重要意義。此次會戰,中國軍隊用戰車防御槍擊毀日軍戰車數輛。這在中國戰場上即使不是首次,也是較早使用的之一,不僅在對敵作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,也為中國軍隊反裝甲作戰提供了寶貴經驗。在這次作戰中,陸空聯合作戰,在中國軍事史上也是具有開創性的。

  第四,南陽會戰是抗戰結束前中日雙方最后一次會戰。南陽會戰是中國抗日戰爭的重要組成部分,寫下了近代史上抵御外敵侵略的光輝一頁,將與喜峰口戰役、臺兒莊戰役、武漢會戰等一道載入史冊。

  較臺兒莊戰役毫不遜色

  秦俊指出,全面抗日戰爭始于1937年7月7日的宛平盧溝橋,結束于1945年8月19日的宛西蘆溝村馬鞍橋。南陽會戰是中國八年抗戰中歷時最長的一次戰役,也是“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后期最有影響的一次戰役”。西峽戰役的實際指揮者、第31集團軍總司令王仲廉曾說:“較之臺兒莊戰役毫不遜色。”

(責任編輯:admin)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推薦內容
拉美西斯财富注册